风流不负

情不敢至深 恐大梦一场
卦不敢算尽 畏天道无常

【暗武】沉春录

苍山覆雪时,脸色冻得青紫的小孩说:“今日为道长所救,我这条命,便是道长的了。”

年少张扬时,他仰首看着那个向来云淡风轻的男人,轻喃:“师尊,徒儿想以下犯上。”

后来,他任由道长泪水沾湿他衣裳,眼神空洞的说着:“春秋,别哭了,我去替你杀了他。”

夜凉如水,道长一头青丝披散被他强压身下,那眼里还带着几分不解的迷惘;微凉指尖拂过柔软唇瓣,他说:“春秋,我想要你……”

再后来,他断刃抵在道长脖颈之上,他说:“师尊,我们自此恩断义绝,江湖重逢莫相问。”

他见道长脸色苍白落入他人怀,素来淡漠的眸子被眼睑遮住,仅剩颤抖幅度。

“放他走。”

这声调中夹杂了多少心酸无奈,他不知道,他只知道背对着他一直走,那些年的教诲一一闪现。

“愿吾徒无惧漠漠冬雪,沉春霜冻,心存浩然之气,无惧他人蜚语。今后,你便唤作沉春,可好?”

师尊,如今我已无惧冬雪春霜,亦无谓世人眼光,可我失了你……这前路漫漫当如何走下去……

评论(4)

热度(27)